这本期刊“包庇”学术不端作者6年,被拉入禁止阅读黑名单,影响因子竟还连年上涨?

发布时间:2022-06-17

20世纪以来,癌症研究步入了黄金时代,刊发癌症研究的学术期刊也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不仅像Lancet、Nature、JAMA这样的老牌期刊纷纷建立自己的肿瘤学子刊Lancet Oncology、Nature Reviews Clinical Oncology、JAMA Oncology,而且像BMC这样的年轻出版社也试图在肿瘤学研究领域分走一杯羹。


2002年创刊的Molecular Cancer在短短20年的时间内发展为影响因子逼近30的顶级期刊,如今和Lancet Oncology、JAMA Oncology老牌子刊站在同一梯队。然而,读者丝毫不买账,将这本仅有影响因子的期刊比作发育不良的“巨婴”。


为什么一路走高的影响因子没有给期刊带来良好声誉,又是什么原因让中国学者对期刊“深恶痛绝”?


01 长在新时代的Molecular Cancer


与传统学术期刊Lancet、JAMA不同的是Molecular Cancer是长在新时代的花朵,“不走寻常路”发展模式与传统学术发表截然不同,Molecular Cancer一开始的定位就是一本开放获取期刊。


Molecular Cancer期刊所属出版社BioMed Central (BMC)于2000年创立,是开放获取期刊的先驱,也是最早向投稿作者收取文章处理费用的出版社之一(2002年统一收取文章处理费500美元)。

1.jpg


同时,BMC也是第一个将公开同行评审作为投稿默认选项的出版社。如果作者选择公开同行评审结果,稿件出版后,审稿报告也会同稿件一起发表。这是出版社对于同行评审过程完全透明化的一个新尝试。


在BMC 2008年被Springer收购后,随着Springer和Nature出版集团合并为Springer Nature出版集团,自此Molecular Cancer也正式成为Springer Nature旗下期刊。


02 卷入学术丑闻事件


2015年,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公布了对其前雇员Hari Koul的调查结果,9篇论文涉嫌学术不端,图片重复使用,学校要求作者撤稿或者发表更正。


令人意外的是,调查结果并没有影响到Hari Koul风生水起的学术生涯。Hari Koul离开科罗拉多大学后,先后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健康科学中心 (LSU HSC)、LSU HSC新奥尔良分校任职,还升任为系主任。而被爆出有极大学术造假嫌疑的9篇稿件也仅有2篇撤回、1篇发表更正。
 

2.jpg

图源:Retraction Watch


直到6年后的2021年,网站Retraction Watch再也按耐不住,把矛头直指犯有严重“拖延症”毫不作为的各大学术期刊,其中就有Molecular Cancer期刊


遭到质疑、刊发两篇问题论文的Molecular Cancer期刊,摆出与我无关的嘴脸,将责任全部推到作者身上,声称:“作者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他遭受调查”。

3.jpg

 
虽然嘴硬,但是毕竟事关期刊名誉,一月后,Molecular Cancer默默撤下稿件。

4.jpg

 
不再受学术期刊袒护,学术不端再度被揭露的Hari Koul也因此辞去了系主任一职。


03 “本课题组禁止阅读”


藏污纳垢的Molecular Cancer期刊,终究逃不过学者的火眼金睛。有网友扒出,期刊几乎在同一时间刊发了两篇极其相似的论文,只需要看一眼题目读者就能看出这是换汤不换药的研究结果。

5.jpg

 
灌水论文多再加上学术造假论文横行,有的课题组直接将Molecular Cancer列为“低科研品味”期刊,期刊在国内声誉一落千丈。

6.jpg

 
论文之“水”让许多科研人给期刊扣上“德不配位”的帽子,直言期刊影响因子虚高。


04 水涨船高的身价


为什么刊登了这么多“水货”的期刊,不仅能够保证影响因子不下跌,还能在2021年实现影响因子翻倍呢?


答案就藏在期刊刊发的论文类型中。目前期刊被SCI收录的论文共2830篇,其中综述就占到了16.7%(473篇),对期刊影响因子贡献度最大的8篇论文,仅有两篇研究论文(Article),其余全为综述(Review)。

7.jpg


有了综述论文的加持,期刊影响因子从2019年的15.302直接翻倍到2020的27.401。让人咋舌的,不仅是期刊如同坐火箭直升的影响因子,还有它越来越离谱的文章处理费用。从2005年的500美元到今年文章处理费用已经涨至4690美元(约合31,285人民币)。Molecular Cancer打得一手好算盘,一边拿综述买口碑,一边又拿Article赚钱。

8.jpg

 
国人嘴上虽然骂着期刊品味差、费用高,但是行动上又趋之若鹜地抢占了期刊发文第一的位置,中国高校和科研机构更是包揽了近三年期刊发文量最多的机构前十名。

9.jpg


期刊影响因子仍然丝毫不显颓势,预计今年公布的最新一轮影响因子,Molecular Cancer又将再上一个台阶。然而,Molecular Cancer这落下的口碑又怎么能挽回呢?传奇期刊Molecular Cancer又会不会有跌落神坛的一天?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