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献有哪些事倍功半的技巧?

发布时间:2018-12-19

初步参考书目搜集并编列好后,即可开始着手找资料及做笔记的工作。做笔记所应纪录资料的性质与范围,应遵循先前所拟的大纲,找资料的方向亦应随时与大纲配合。尽量发掘能够支持自己论点的资料,切忌离题。


抄录笔记,必须以充分、正确而有用的资料为原则。以下所介绍的11种技巧,将有助于达成此原则。

 

第一,采用规格一致的卡片或卡纸做笔记。一张卡片只可记载一项资料,而每张卡片都必须自成一个单元。长的资料可用几张卡片登录,但亦应自成一单元。卡片具有弹性,可随时视实际需要而增删,便于以后实际撰写论文时的分类与整理。通常海外一般学生都采用4厘米×6厘米大小的卡片做笔记,也有用3厘米×5厘米的卡片的,完全视当事人的习惯而定。如时无法找到标准的卡片,则仍宜用相同大小卡片纸,以便日后整理归类。

 

第二,每张卡片上端应注加适当标题。标题可用以指示所记笔记的扼要内容,便于以后分类编排。标题不宜过细,否则无法 汇集相关卡片,亦不宜笼统,以致无法表现资料的特色。标题做得好,将来还可据此修正大纲。


第三,做笔记时应随时注意将资料来源的详细书目记下。记录在另一种小型卡片上,即前面所提到的参考书目卡片。换言之,在做笔记时,遇有原来书目资料来源不清楚时,应设法把资料补充完备。

 

第四,每张卡片均应注明资料来源,以供将来查证并作注释之用。注释的格式请详看第九章。还有一些书名过长的资料,可在书目卡片上编一个代号,记笔记时可将代号记在右下角,作为区分资料来源之用,只需注明页次,而免重复抄记所有书目。不过,使用代号时,应特别注意参考书目卡上所载书目资料(包括书名、作者、出版时地,出版商等)必须齐备,且代号不可混淆弄错。在记卡片时,如能把参考书目放置手边,随时参阅,亦将便利不少。这种代号的次序,并不一定要与将来论文完成时的所列资料次序一致。换言之,现在只是暂时的一个次序,将来仍需按照特定方式,如按作者姓名笔画、出版年份等重新再作编排。重新编号时,应特别注意不要混淆。

 

第五,一张卡片上只记一项资料,不要在一张卡片上同时记数种不同的论点。因为同一资料来源,可能会在论文中许多地方加以引用或引证,如果一张卡片上同时纪录一个以上的资料,将来要重新抄写时,难免发生遗漏或不便。

 

同时,即使资料的论点是一致的,也不要在同一张卡片上记载两项不同的资料来源。譬如:在王育三的《美国政府》(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3年)第四章中讨论美国联邦政体的形成;同时程天放的《美国论》(台北:政治大学出版委员会出版,正中书局发行,1959年)第六章中也讨论到美国三权鼎立的联邦制度,虽然其中有许多需要引用的论点彼此相同,但是仍应用两张或两组不同卡片记载。

 

第六,每做完一个单元的笔记,就应随时将其归类。归类可以争取时效,免得日后归档时,还需要重新查看其内容。此外,可借此检讨各种主题的资料,在比例上是否相当。

 

第七,在参考书籍做笔记时,一定要了解,不是所有的书和资料都要花相同时间一一细读。培根说过,有些书必须慢慢品尝、咀嚼消化,有些书可以囫囵吞枣。因此阅读的速度完全要看资料的重要性,再由当事人根据实际状况作决定,不能同样看待,采平头主义方式处理。

 

第八,资料的记录必须完备无误。假如资料的记录过于简略,将来可能需要重新查阅原文而耽误时间,特别遇到直接引语时,更须详细校对内容并注明章节页次。

 

第九,做笔记时,不要只记正面资料,如果发现有相反意见的资料,也要记录。例如:原来论文的重点是在说明一般美国人对政治没有太大兴趣,但是在找资料过程中,偶尔也会发现某些资料却指出美国人在某种场合也会对政治发生兴趣。这种例外情况的资料,不妨也顺手记下,因为在资料整理到某一阶段时也许会发现原来的论点完全被推翻,再要重新回头去找这些相反意见时,则又须卷土重来,浪费时间。即使这些相反资料稍后并未否定主题,但是本着学术论文的研究精神,也必须以客观态度将这些例外情况予以叙述,使读者有比较正反两边意见的机会。

 

此外,遇到相同论点的重复资料时,也需要斟酌记下,便于以后引用时有选择的余地。譬如,在搜集有关讨论世界各国或地区人民对外交政策一般都不太感兴趣,而仅关心切身利害的经济问题时,发现某一本书上引用的资料,不但包括美国大城市及各州的实际情况,而且也提出某些小城市的人亦有此情况,我们可顺手记下,将来在写作时,发现大城市的资料相当多,而小城市的资料较少时,则正可派上用场。

 

第十,做笔记抄录资料要充分而不过分。在刚开始做笔记时,一定会觉得各种资料都很新鲜,几乎每一项都重要,而不免将每项资料毫无遗漏地一一记下,待稍后资料越看越多,就会发现有许多不必要抄录的也抄录下来了,这往往要凭个人的经验体会。如果能尽早找到希望讨论的论点主题的重心,便不会浪费时间去抄一些虽然重要却与论文不相干的素材,这也就是西方人所说:找到研究感(Research sense)。一般中国同学易犯的毛病,就是希望在一篇小论文中谈许多节外生枝的大道理,虽然有些道理在其他地方也许很适当,但实不宜借题发挥,作不必要的叙述。而研究感往往会告诉你什么时候要适可而止,什么资料应好好去找,怎样建立论文的完整体系,这是需要时间慢慢才会熟能生巧,不是一蹴可及的。

 

第十一,在看完参考书目中所列资料的总数大约一半时,可以跳到下一步,即“整理笔记,修正大纲”。因为如果等到全部都看完之后,再着手修正或更改大纲及观点,反而容易浪费时间。

 

总之,完备而正确的笔记是完成一篇杰出论文的成功之钥,在做笔记时,如能多花一点心血去注意以上这些琐碎而不容忽视的细节,会使整套资料完整而井井有条,在实际从事写作的时候,一定可获事半功倍之效。


作者:宋楚瑜,来源:《如何写学术论文》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