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每救3人就会杀死2人?近年影响最恶劣的论文终于被撤

发布时间:2021-07-14

今年6月上线的一篇被称作“近年来影响最恶劣”的论文,终于撤稿了,然而其对抗疫乃至整个医学界造成的破坏,已经无法挽回。


这是继数年前《柳叶刀》一篇疫苗导致自闭症的虚假论文造成全球反疫苗情绪爆发之后,《疫苗(Vaccines,IF:4.422)》的一篇新发表的论文可能再一次掀起反疫苗行动的波澜!



这篇名为《COVID-19疫苗接种的安全性——我们应该反思一下政策(The Safety of COVID-19 Vaccinations—We Should Rethink the Policy)》的文章发表在《疫苗》杂志上,在结果中提到——(为了)避免3人死亡进行疫苗接种,我们必须接受因疫苗接种而造成的2例死亡(For three deaths prevented by vaccination we have to accept two inflicted by vaccination)。


大概意思就是——想通过疫苗保护仨人的性命,就得牺牲俩人的生命,就是因为疫苗不安全。


但这个数据是真的吗?疫苗接种相当于是2命换3命?当然不是!


这个论文中所提到的“致命的副作用(fatal side effects)”必须来源于一个假设的前提——所有收集数据里的【接种后死亡案例都必须由疫苗导致的】——当然事实上并不是这样,论文采用的数据是【报告的结果】而非【经过调查确定由疫苗原因导致的结果】。


就像一个人喝完水后死亡,并不代表一个人是因为水本身导致死亡一样,而这篇论文所采用的数据就是前者。


然而短短几天时间,该论文已经吸引了数十万人阅读。这篇论文 大大助长了反疫苗阴谋论, 反疫苗人士把这篇论文作为疫苗不安全的证据,在推特上大量传播,得到了数十万追随者。这足以导致许多不明真相者拒绝疫苗,从而将他们置于新冠病毒的致命风险之中。


这篇论文的三位作者, Harald Walach,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和科学史学者,在波兰波兹南医科大学从事补充医学研究, Rainer Klement,是一名物理学家,在德国利奥波第那疫苗放射肿瘤科从事癌症治疗中的定制饮食研究;Wouter Aukema,是荷兰的一名独立数据科学家。三人都不是专业的疫苗或免疫学专家。


他们首先通过对以色列疫苗接种数据的分析,估算了新冠疫苗对患者死亡的预防效果, 每接种16000人,可以预防1名新冠患者死亡。


然后,他们使用了荷兰疫苗不良反应登记处的数据,试图估算新冠疫苗副作用导致的四亡人数。


然而,荷兰的这一登记数据属于被动监测系统,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中提交疫苗接种后不良事件的报告,无论原因如何。因此, 该数据不能用于评估疫苗风险,该登记处官网也明确指出,这些数据不能代表疫苗与不良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


因此,论文上线后,荷兰疫苗不良反应登记处的负责人第二天就给期刊编辑部发邮件指出论文对数据的错误使用以及严重失实的结论,并要求期刊撤稿。


如此夸张和反常识的数据震动了全世界,一上线就广受关注。尤其是当时正值西方“反疫苗”的反智风潮流行,这篇论文成了反疫苗人群的重要武器,在推特上大量传播,导致大量普通人也跟风拒绝疫苗,极大加剧了新冠抗疫的难度。


对于这篇论文明显反科学的结论,Vaccines 期刊的6名编辑也愤而辞职。随后在7月2日,期刊发表编辑部声明称,该论文错误使用了荷兰疫苗不良反应登记处的数据,导致得出错误的结论,因此撤回该论文。



来源:综合来源于生物世界、前瞻网


公众号版尾——新.jpg

热门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