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掌握研究生的权利又变大了!自主权变成独裁权?引发网友吐槽

发布时间:2020-09-30

近日,针对人大代表提出的“改革我国对博士生、硕士生毕业考核体制,给予导师决定博士生、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释放研发能量”的建议,官方作出答复。在答复中,官方表示,该建议对完善高校研究生科研成果评价标准具有很大启发,下一步将“充分采纳”,今年下半年还将出台《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明确规定研究生导师的指导职责。


政策.png



01 导师拥有绝对的权力?研究生们对于“扩权”的担忧


此消息一出,迅速引发网友的热烈讨论,少部分网友认为此举能有效发挥导师“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绝大多数网友认为,此举无疑是下放给导师的绝对权力,本身导师与研究生的关系并非一种完全对等的关系,研究生往往处于相对弱势的一方。在此前的屡屡发生的师生关系负面报道中,个别学生有因无法正常毕业,心情抑郁甚至出现轻生的举动;还有研究生反映被导师频繁压榨劳动力,免费做苦力等等。


研究生.png


由于导师本身存在一定的权力,所以在很多时候研究生们都“敢怒不敢言”,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如果政策单方面加强导师“决定研究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也难免会出现毕业受阻、延期等现象发生,同时有的时候因为导师自身的专业水准和道德素养不匹配,让维持师生关系的天平再度失衡。而掌握了权利的导师们,如何预防权利的滥用,如何给予全面、客观的学业评价才是亟待关心与解决的问题。


02 给予导师自主权,不应该成为独裁权,让多项举措一并齐发


在众多舆论讨论下,此次扩权也理应俱全多项举措,例如在高校建立监督委员会,邀请第三方参与监督,建设学生对导师的匿名评选制度、保证学生能发声等让学术更公开透明;例如用合理的制度来管理比让“人”管理更合理,导师可以拥有权力,但同时也应该有相关的评价制度对导师进行约束与评判,而不是毫无边界的权力;例如也可以参考国外经验,给博士研究生高校编制,或者是一研究生多导师制,评毕业标准时能够参考多位导师的意见等等


多人.png


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是在推进研究生教育进步的浪潮,导师在未来的角色应该是具有教学,引导,辅助作用,不应该是成为决定性的角色。而在此次新闻背景下,除了网友们的热议之外,官方也在文件中明确表示在下半年会出台《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授予评价制度、评阅、核查办法、完善考核组织流程等,也相信学者们的呼声以及官方政策性考量都会让师生关系逐渐走向明朗化、公平化。




注:本文为AEIC学术交流中心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计算机新版尾.png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