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授抄袭后续——“自罚三杯”式处理!让科研“后浪”绝望!

前我们对“江苏大学教授戴美凤涉嫌抄袭”进行了详细报道。而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以及江苏大学官方调查组的介入,近日,这桩抄袭事件似乎将要迎来结尾……

戴美凤教授


“抄袭”还是“未注明出处”?

根据目前江苏大学调查组的官方最新消息,对戴美凤做出了以下处理:因该教授采用或转印国外本科生研究成果的行为中,未标明引用出处,属于科研失信行为,处罚该教授3年内无评选先进、晋升职称职务以及申报各类科研项目资格;给予严重警告处分,处分期6个月;对其进行严肃批评教育,责令其尽快改正错误。

江苏大学.jpg

很多网友在看到这份处分通知的时候,讨论最多的是“未标明引用出处,属于科研失信行为”,简简单单几个字却有很大“玄机”。因为我们之前讨论过,Nature及子期刊官方对戴美凤论文撤稿的原因是基于“大量抄袭”,而在江苏大学的处理声明中只字不提“抄袭”,而是强调“未标明出处”。从事科研的小伙伴们立马就能感受到其中明显的不同:抄袭是严重的成果剽窃行为,严重危害知识产权的犯罪行为(《著作权法》);而未标明出处这一类顶多算是失信行为,只能鉴定为个人行为的失当。几字之差,所体现出的是完全不同的结果认定!


这样的处理结果人们会满意吗?显然不会!

除了行为认定和Nature方面大相径庭之外,如此严肃的学术负面事件,最终换来对当事人的处罚也仅仅是为期3年的“打入冷宫”和6个月“警告”。看似很重的处罚决定,对于已经评上教授职称和即将要退休的戴美凤来说事实上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这种“自罚三杯”式的处罚真的可以重振江苏大学亦或是中国学术界的风气?很多网友表示怀疑。另一方面,著作权是否受到侵害在法律层面也很难界定,既然有“修改说法”、“变更定义”、“换种表达”等的操作空间,在未来遇到论文著作受到侵害时,仅仅依靠警告和简单的行政处罚,那么对作者个人保护又要从何谈起?所以在校方公布处理结果的时候,网友们反而更加愤怒!


是谁让科研“后浪”们越来越没底气?

今年的五四青年节,B站用一则颇有创意的《后浪》试图唤醒和激发当代各行各业青年的五四精神,而在看过戴美凤的处理新闻后,刷爆朋友圈的《后浪》却让很多科研人看的无味杂陈。如今越来越多的硕博士逃离科研,有的扎堆中小学岗,有的干脆放弃学科。而今天当我们看到高校对戴美凤事件的处理时,逃离科研的理由又多了一个:科研制度的不科学!

科研

抛开因为工资待遇和家庭事业考量,我们的科研工作者还不得不面对现在越来越多被曝光的抄袭事件。在如今的各种科研论坛中,“学阀”这个词被提到的越来越多,他们掌握着自己领域大量的学术资源,利用资源获取各种各样利益以及打压其他同行的成果。更有如“河南郑州中原工学院毕业生在社交平台实名举报自己的导师剽窃本科毕业论文”、“厦门大学博士生称论文遭指导老师剽窃并公开证据”……这样的“明目张胆”的成果剽窃,而那些在兢兢业业,努力奋斗的科研基层人员却难得晋升和资源机会。所以戴美凤事件中,伤害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学校的名誉,更伤害了学术后辈的情感与信仰!难道只要是高职称,高头衔,就可以在学术工作中无所忌惮?


最后,我们目前无法有确切的证据来论证戴美凤事件的最终性质,只怕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各方解释,在多方利益的博弈下终会成一桩“悬案”……但我们应该明白:滴水总能穿石,处理该处理的,惩戒该惩戒的,才有可能让中国学术改革从0走到1。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