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废除“唯论文“带来的利与弊

422日,清华大学的一则2019年修订后的《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新闻引起了朋友圈热议。这次修订的最大亮点之一,是取消原定博士在学期间发表论文达到基本要求方可申请学位申请的硬性指标,并且“由学科制定的科研成果的价值和创新性来评估,不再设立学校层面的统一要求,更注重学风与学科交叉


其实近年来,国内硕士研究生规模高居世界首位,每年发表的论文数量也是高居第一,在各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表现优异,但是,却没有得到一致的认可,反而对于唯论文这一做法的遭到大家质疑。其中包括:


过度的追求论文指标,使大学教育变得功利。

20193月,胡卫建提出“让研究生教育的重心回归于人才培养,而不仅是发表论文。”,过分追求论文发表,高校忽视人才培养,让学术变得功利,并且博士生未来有限的时间发表学术论文,学者往往选择大众化、迎合学术期刊的口味的、短平快的课题,不能开展原创性、前沿性、跨学科研究。这种硬性规定不符合教育的长期发展和创新的科研研发。近几年,一些高校接连发生的学术不端,都被指与过于强调数量的、不科学的学术评价体系有关。


硬性指标逼良为娼,博士生被迫走上学术不端的歪路。

由于全国C刊数量不超过1000种,有个别专业的C刊数量更是只有区区个位数,而我国8万多博士生群体在真正能得到发表学术论文的版面真的少之极少。由于硬性指标逼迫下,个别博士生在毕业、就业、生活的压力下,为了毕业不只是让导师挂名指导,不择手段地进行论文剽窃、数据造假,更甚至有请客吃饭、送礼贿赂,进行权色、色学交易等等。这不仅加重了博士生的经济负担,而且加重了博士生的心理负担,让很多博士生不堪重负,个别博士生甚至产生自杀的倾向,而学术期刊及其主编、编辑却赚得盆满钵满,饱受诟病。


专家表示,清华大学此番大胆的改革,脱掉唯论文“紧箍咒“,恰好处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理论体系快速发展完善的时期,学校及时学习党的十九大、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以及国家关于研究生教育综合改革、教育和科技评价制度改革的要求,并且落实到《规定》中,清华大学这次的改变不仅仅是对他们学校的改革,也是对全国高等教育改革一次重大意义的大事。


对于清华的大胆改革,有网友表示大力支持:



也有部分网友持有反对的看法:


然而更多网友希望有更具体的评论:




那么,清华的改革带来什么影响呢?


减轻博士生学术“重担“,专注科研,自主创新

清华大学作为国内最知名的大学,为博士生毕业标准“潜规则”打响了第一枪,明确不再以学术论文作为评价博士生学术水平唯一依据,并且不再将博士在学期间发表论文达到基本要求作为学位申请的硬性指标。对博士生可额外要求多种形式的创造性成果,如论文、专利、会议报告等,但不限定于发表论文。这对广大学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在校期间发表论文的负担,这样学者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去选着最合适自己的课题,更专心科研,自主创新。


回归人才培养,让学术摆脱功力

取消博士研究生发表论文的强制要求,绝不只是一个单项改革措施,而是高等教育系统改革的第一步,而高等教育系统的改革需要的是全国所有的高校、师生建立学生共同体,废除“功利教育观、学术观”,重视教育质量,让教育和学术摆脱功力,这才能培养一流人才、出一流水平的研究成果。


但是在当下的学术环境中,论文的发表数量和影响也是目前学术人才招聘要求之一,并且博士生的论文发表今年技能没有过关,也会影响职业生涯坦途。并且《规定》将博士生学术成果的评价标准下放到各个学科,导师和学术委员会对学生学位审批的权利将会加大,如果导师或者学院对学生产生偏见,他们将有可能收到不公正对待。


总结,教育的改革必然有利有弊,但是从长远来看清华大学作为国内最知名的大学,为博士生毕业标准“潜规则”打响了第一枪,绝不只是一个单项改革措施,而是高等教育系统改革的第一步。我们要客观看待改革,然后根据具体的学科具体全面的体系,完善制度。让更多的学者专心科研。

 

你认为哪些学科的最不适合发表论文呢?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