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突破:但谈艾滋病已被治愈还为时过早

发布时间:2019-03-06

目前治疗艾滋病的唯一方法是使用抑制病毒的药物,患者一生都需要服用,目前全世界有近370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但只有59%的人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耐药性问题日益令人担忧。每年约有100万人的死亡原因和艾滋病直接或间接相关。

 

2007年,一个名叫蒂莫西·雷·布朗的人突然之间便成为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起因是因为他同时患有艾滋病和白血病,,医学界给他冠名为“柏林病人”,并被判定为无药可救病入膏肓,而奇迹的事情发生了,他在德国柏林接受白血病骨髓移植治疗后,他的艾滋病竟被治好了,众所周知艾滋病是不治之症的疾病,他竟被奇迹的治好,可谓震惊整个医学界。

 



经过科学家的研究发现,布朗的骨髓捐献者先天性地存在特殊的蛋白质受体基因突变,这种变异基因只在少数北欧人体内存在。正是因为这一点,导致了布朗在接受骨髓移植后,产生了基因突变,使得新生的免疫细胞没有了能够与病毒相结合的蛋白质受体。也就是说,没有了蛋白质受体的免疫细胞就像披上了一件“隐身衣”, 病毒无法找到打算攻击的目标,于是无法侵入细胞内增殖自己,最终病毒被人体彻底清除干净。

 

此外,骨髓移植前布朗还接受了放射性治疗,这对他原有的免疫细胞具有强烈的杀伤作用,而这些免疫细胞中往往含有处于休眠期的艾滋病病毒。只有在血液中抗病毒药物减少时,这些休眠期病毒才会恢复增殖的活力。因此,放射性治疗杀死了大量这些已受到感染的免疫细胞,因此有助于彻底清除布朗体内的艾滋病病毒。

 

当地时间35日(北京时间36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在线发表了伦敦大学学院(UCL)病毒学家Ravindra Gupta 等研究人员的最新成果:一名HIV-1患者在CCR5Δ32/Δ32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病情处于长期缓解。这意味着他有望将成为继“柏林病人”后,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治愈者”。

 



这位被称为“伦敦病人”的患者,是英国首都伦敦一名携带艾滋病病毒(HIV)的男子,“伦敦病人”2003年感染艾滋病病毒,2012年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同年晚些时候确诊霍奇金淋巴瘤。20165月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供体携带两个突变CCR5Δ32等位基因。

 

HIV病毒之所以能够摧毁人体的免疫力,因为它能感染免疫系统中十分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绝大多数HIV入侵免疫细胞的过程中,需要借助CD4T淋巴细胞表面的两种“路标”蛋白来引路,一种是CD4,另一种就是CCR5。当然,还有少数HIV入侵需要的第二种蛋白是CXCR4而非CCR5

 

患者在移植后继续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16个月,随后临床小组和患者决定中断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以检测患者是否真的处于HIV-1缓解期。

 

超过18个月没有检测到艾滋病病毒,有望成为继“柏林病人”后第二名成功治愈的艾滋病患者。目前研究团队说辞依然谨慎,更愿意称,在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V)18个月后,这项新研究的对象病情有所缓解。“现在谈艾滋病已被治愈还为时过早,将继续监测他的病情。”

 

这项由逾20名研究人员共同完成的研究的重大意义在于,或重新点燃了人们曾经在“柏林病人”身上看到的希望。论文中提到,“这项研究证明了‘柏林病人’并非异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