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变“青焦”,研究发现:中青年科技工作者的焦虑水平更高

发布时间:2019-03-05

近日,《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发布,报告指出:近20%的科技工作者存在一定程度的抑郁表现,48.1%具有不同程度的焦虑问题,6.8%在一个月内产生过自杀意念。


科技工作者,一个具有较高才智和成就追求的社会群体,同时是“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的高压人群。习惯性的加班熬夜缺觉,长时间的重复实验研究,以及发论文、出成果、争项目的压力,让冷板凳也坐出不少焦虑。

这其中,自嘲为“青稞”“青椒”的青年科技工作者群体,渐渐成为“青焦”。调查发现,相比于中老年科技工作者,中青年科技工作者的焦虑水平更高。


“青椒”的焦虑知多少

“青椒”,是网络上对高校青年教师的戏称。这是一个占全国高校教师总数比例高达62%的庞大群体。他们大多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前期,寒窗苦读二十余载终在高校谋得一席教职。然鹅,提起自己的薪资水平,相信大部分“青椒”都会忍不住倒苦水。

高校“青椒”月入不足5000,他们拿什么憧憬诗和远方?2015年,人民日报曾以此为题,记录并报道了部分高校“青椒”真实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与其他报道相似的结论是,待遇问题使得“青椒”们首先在生存上陷入窘境。

不少人认为,同社会其他行业收入比较,青年教师并非惨不忍睹。虽说薪水不是很高,但有象征资本,比如象牙塔内知识分子这个光环就足以羡煞旁人。但在功利主义的喧嚣中,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正是一些青年教师感到压抑的一个重要原因。


除了薪资待遇外,职称评审也是压在“青椒”肩头的一座大山

“X年内不能从讲师升为副教授,就得离岗走人。此类“非升即走”的制度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职称是青椒们人生中的一道大坎,也和自身利益及前途直接挂钩。

职称的评定主要有两大硬性标准:一是教师的资历;二是达到一定教学标准和科研的标准,其中科研的标准相对比较容易量化,比如论文、获奖情况等。而在这一过程中存在着多年来没彻底解决的问题重科研,轻教学。

一些青年教师们秉承着这样的“生存法则”:把教学当作副业,将主要精力放在发论文、拿课题、评职称上。在职称评审的强势面前,许多青年教师逐渐丧失了学术旨趣。


这种情况下,考验的往往就是“青椒”们的身体及心理的双重承受能力。面对科研经费短缺、职称晋升受阻、工资待遇偏低、群体认知下行等种种困扰,这也难怪在科技工作者中,“青椒”焦虑的比例更高。

好在随着国家对于人才的重视,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都开始积极行动起来,在政策上向“青椒”给予倾斜,购置住房、提供安家费、提高收入.....这些有“温度”的政策相信也能为“才露尖尖角”的青年教师群体减少焦虑,带来更多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