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的中科大博士遗体被发现,痛惜之余,请对这个群体多点理解

发布时间:2019-02-15

据安徽网消息,214日中午,已失联15天的中科大博士刘春杨的遗体在董铺水库芦苇荡中被发现,令人无比痛惜!

毕业和就业压力也许是导致刘春杨失联的主要原因

“31号回家过年, 这是中科大博士刘春杨失踪前留给父母的最后一句话。131日凌晨4点半,28岁的刘春离开宿舍;650分,出现在安徽合肥董铺水库南淝河水闸之后他便从监控录像中消失了

据家人介绍,在刘春杨失联的前一晚,他还把回家要带的衣服整理好并打包,还告知室友第二天回家。在室友眼里,刘春杨作息规律,当晚也没有察觉他有任何异常。


对于失联的原因,刘春杨的姐姐和父母猜测,也许是面临毕业和就业的双重压力。此前,刘春杨曾向父母提过,因为毕业论文还没有发出来,要延期一年,即2019年毕业。

当代硕博士的生存现状:摆不脱的三大焦虑

刘春杨面临的压力并不是个例,2017年末,国际顶尖学术杂志《Nature》发布了一项全球博士生存现状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博士生读博期间普遍存在比较严重的精神压力。

也许在人们看来,读书读到博士总是给人一种人生道路一片坦途的错觉。然鹅现实是,大多数博士生身上都有一种无法摆脱的焦虑感,都在过着一种努力而又挣扎的生活。


首当其冲的便是学术焦虑。此前博士圈曾流传过一个段子:“千万不要有做出传世成果的想法,也不要有发‘CNS’的野望,只要头发和肝保住了,就算是博士学业上的巨大成功”

乍一听无比颓废,毫无追求,但其实却是大多数人博士生涯的真实写照。不少博士生每天起早贪黑,养细胞、做实验,但到临近毕业,论文还是一直被审稿人驳回修改,导致延毕。真乃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发不了的论文。


其次是就业压力,毕业后何去何从?据不完全统计,选择读博是因为热爱学术,想走学术道路的人占少数,绝大多数都是还不明确自己未来想要做什么,希望借由读硕读博这个途径暂时缓冲一下,也提升一下能力,能够为以后的工作带来好处。

但现实是,即便读到博士,就业情况也不容乐观。有多少人都干了和自己所学专业毫无关系的职业,在社会面前,他们再次成为了初学者。他们所读的堆积如山的书目,做过的大大小小苦不堪言的实验,可能在所从事的行业里根本无从发挥,并被渐渐淡忘。

读博论文写不出,工作优势又不明显,甚至有可能拼不过许多本科学生,这样的就业情况,怎能让人不焦虑?


还有一个是人际焦虑。硕博的圈子相对较小,面对最多的可能就是导师和几个同门。如果十分幸运,或许能遇上一个随和的导师和无比融洽的同门,然而大多数情况下,你总能碰上一些不愉快的人或事。

例如此前引起热议的“陶崇园”事件。当然,这是比较极端的,大多数人所感到焦虑的,是不知如何与导师交流。对于很多人而言,导师自带光环,所以让人近而远之,在交流时必须得字斟句酌到谨小慎微,甚至有些惧怕和他沟通。要打破导师和学生之间的隔膜,是让许多硕博感到焦虑的问题,也是需要费很多功夫的地方。


事实上,除了这三大焦虑外,还有经济压力、感情压力,乃至周围及社会的各种舆论的压力,都会向博士们压过去。个体的承压能力终究是有限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到了极限。

在为刘春杨惋惜的同时,也许我们还应该考虑的是怎样完善我们的博士培养制度,怎样提高博士生待遇,改善硕博生们的生存现状。

最后,想和所有硕博生们说一句,即使生活不易,也不要轻言放弃。要相信总有一天,论文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