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甜蜜!8对学者爱情故事盘点:这大概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发布时间:2019-02-15

没有爱情的人生是什么?是没有黎明的长夜。——彭斯

寥寥两句,足以让人感受爱情的魔力。对于知识分子们来讲,爱情更是其枯燥生活中的甜味剂,闷声学者也会制造浪漫,科学巨擘也有温婉情怀,学者之间的感情,浪漫与理性共存。下面小编就为你们盘点学术圈里的爱情故事,感受他们的浪漫情缘。


钱学森和蒋英:钱归你,蒋归我

钱学森,一个学识超群科学家,蒋英,一个才华横溢音乐家,青梅竹马,真可谓是天造地配的一对。在1947年的旧历七月初七这个中国情人节,钱学森向蒋英求婚,两人从此携手走过62年风雨。

钱学森的同事们都十分羡慕他们这一对恩爱夫妻。钱学森的恩师冯·卡门教授谈到钱学森的婚姻时,也显得异常兴奋:“钱现在变了一个人,英真是个可爱的姑娘,钱完全被她迷住了。”晚年的钱学森获得了很多奖,他曾诙谐地对妻子蒋英说:“钱归你,奖(蒋)归我。”


杨宪益和戴乃迭:唯爱永恒

1938年,一个英国人嫁给了一个中国人,在那个背景敏感的年代,这段爱情注定无法顺畅到底。戴乃迭,在中国出生的英国传教士的女儿,与杨宪益在牛津大学相爱,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却仍然义无反顾嫁给杨宪益,并随他回到抗战烽火中的中国,从此,她的命运、她的事业永远与杨宪益合为一体。

“文革” 期间他们夫妇遭遇牢狱之灾,双双在北京半步桥监狱苦熬四年,儿子也因此而患精神病,后来自焚身亡。他们却坚强地生存着。一同播种,一同收获,一同走过快乐与痛苦。

晚年戴乃迭仍不后悔选择了杨宪益:“我从不后悔嫁给了一个中国人,也不后悔在中国度过一生。”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中旬,戴乃迭因病去世。杨先生很难过,甚至说,他的生命也等于跟着走了。


严东生和孙璧媃:相知相惜的人生最美

严东生和妻子孙璧媃的爱情,也堪称佳话。自19岁邂逅爱情后,严东生和妻子一直相濡以沫。两人经常手牵手,一起散步一起听古典音乐。严东生直到80多岁还在打网球,一回头就能看见妻子体贴地拿着毛巾和水。2014年,孙璧媃在医院里住了3个多月,严东生每天下午都去医院陪她说话,一直到晚上被医院“劝”回家。“你在那边等着我,我们很快就会再相见的。”在妻子的追悼会上,严东生做出了最后一次承诺。


周伟民和唐玲玲:志业相伴,人间晚晴

1953年,周伟民和只比自己小两岁的唐玲玲一同以优越的成绩考入了中山大学中文系。因其共同的爱好与对国家文化历史的热爱,他们不仅是生活上的伴侣,同时也把为南海修史作为自己一生的志业,所有的论文都共同署名,甚至连所有的藏书都写上“周唐藏书”,而且20多年来两人每天傍晚都手牵着手从家里走到图书馆做学问,寒暑不易,假日不休,羡煞旁人。20多年来他们的身影成了海南大学的一道风景线。


季羡林和彭德华:65年相濡以沫

父母之言,媒妁之约,19岁学业有成的季羡林听从父母之命迎娶了一个贤良淑德,任劳任怨的传统中国女性彭德华,只有小学学历的她连一支笔也拿不起来,就是这段双方知识层面相差甚大而又毫无感情基础的婚姻,却出人意料维持了65年。季羡林夫妇之间与当时别的夫妇相比,算得上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一开始,季羡林对彭德华并没有多少感情,季羡林之所以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成就,他的夫人功不可没。

彭德华去世后,季羡林曾在散文《我的妻子》中朴素深情地说:“德华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65年的风雨,65年的相濡以沫,爱情早已转化成了亲情。


梁思成和林徽因:结束长达八年“恋爱马拉松”,步入婚姻殿堂

梁思成和林徽因这对学术伉俪,爱情故事也是艳羡旁人,1928年,志同道合的两人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恋爱,二人在众多亲朋好友的祝福下步入婚姻殿堂。婚前,梁思成问林徽因:“有一句话,我只问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问,为什么是我?”林徽因答:“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准备好听我了吗?”

婚后,梁思成曾诙谐地对朋友说:“中国有句俗话:‘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可是对我来说是,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


Alan Flint和Lorraine:一见钟情,科研界中佳偶天成

生活总有奇妙的缘分,一见钟情的故事也存在科研工作人员身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水文研究专家Alan Flint曾在中学期间邂逅了他的妻子Lorraine,并于1975年成就一段佳缘,生活中的细节往往更能体现浪漫,Alan每隔几天,便会亲自帮助妻子Lorraine将书桌上枯萎的栀子花更换成娇艳的新花,尽显体贴,谁说科研理工男就木讷呢?这种简单而又浪漫的举动真是让人感动不已。


罗茂辉:四年异地,一年异国,学术爱情双丰收

罗茂辉,建筑学院2012级直博生,师从朱颖心教授,共发表SCI论文12篇,其中第一作者9篇。第二十二届清华大学研究生“学术新秀”提名奖获奖者。

罗茂辉说起向她妻子求婚的事情,一脸的幸福而灿烂的笑容。“当时我给她跳了一个很妖娆的舞蹈”, “舞蹈是特意学的,为了她,我愿意去做任何事情。”“她为了我可以放下手中的一切,但是我却经常在她和科研之间忙得焦头烂额。她很通情达理,总是能够体谅我,等着我。

据罗茂辉介绍,他妻子的论文引用数已经超过他了。虽然两人之间不聊学术话题,但是性格的影响确是巨大的,两个人在科研的道路上相互扶持,相互陪伴,这才是最重要的。四年异地,一年异国的艰辛爱情,终于迎来了两人结婚照里的笑靥。

与学术相伴,火热的爱情中有一种智慧的理智,平凡的生活中有一种思想的互进,琐碎的日子里有一种研讨交流的情调,完美的人生里是爱情与学术的相守相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