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出走,博士寻短见?这四道学术鬼门关究竟如何迈?

发布时间:2019-02-13

2月,中国一年一度传统春节的喜庆月份,可对于刘春杨的家人来说,这个年,他们过得并不好,他们的家人失踪了,整整12天,一点消息也没有。

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各大新闻网上传播:28岁中科大博士失联12天,家人盼其早归。据最新消息,失联博士为中科大的在读博士生刘春杨,1月31日当晚凌晨4点独自出门,步行2个小时至水库后失踪,至今杳无音信。


凌晨4点,水库,独自一人,这些刺眼的关键信息揪着家属以及每个网友的心:可千万别是想不开啊。据当事人消息,刘春杨失踪可能与博士延期毕业,学习压力大无人倾诉有关。“我们文化程度低,他可能觉得跟我们讲我们也听不懂。”




近年多起博士抑郁自杀的事件层出不穷,压力大、无人倾诉的逐渐为人们所知:原来,读博士这么辛苦。

  • 2018年10月,浙大博士深夜发朋友圈告别后失联,几天后警方在钱塘江搜寻到尸体,确认为失联浙大博士,系自杀。

  • 2018年5月,美国在读华裔26岁女博士在学校的宿舍内自缢身亡,在警察勘察现场时,发现宿舍中留有一封遗书。

  • 2014年,中科院32岁博士生服毒自杀,曾因压力大“拜祖师”

  • 2011年,中大28岁博士凌晨从宿舍悄然跳下,疑因论文没写好跳楼,遗书称压力大。

  • 2009年,武大34岁博士杨志高,用一根电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知情者称,杨志高自杀疑与博士论文无法通过、压力过大有关,遗书称对不起父母和女朋友........

在这个头衔下,他们所背负不只是学业上的压力,更多的还有来自家人的期待,外界的质疑,他们肩头的每座大山,都不是轻易就能移走的。


大学博士生存现状:需迈过四道学术鬼门关

导师压力:博士生和导师关系,对于导师来说,把着学生能否顺利毕业的命门,权利很大。所以,就有一些师德有问题的导师滥用权力,给学生造成很大的困惑和压力。

学业压力:攻下博士学位有很多硬性指标,比如在够级别的期刊上发表一定篇数的论文。那么多专业领域的人在从事研究,要想真正出一点新成果谈何容易。图书馆、实验室,跑课题、写论文……周而复始地机械重复,对人的承受能力是很大的考验。

经济压力:对于读到博士阶段的学生来说,很多年龄已经将近而立。这个年龄看着那些同龄人在社会上已经挣了很多钱,已经买房娶妻生子,这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心理压力:心理专家表示高知群体往往心理承受力较弱,他们往往要求更加完美,掩饰自我卑微心态,心理承受能力相对薄弱,性格内者还缺乏和社会的沟通主动性,遇到挫折时容易产生极端情绪。“看得到,达不到”的精英忧虑症使博士这个高知群体变得更加的忧虑。

所谓‘精英忧虑’是精英人群相对于普通人群认知更为高远,对社会对自己的要求近于苛求所带来的困惑迷茫的无法释放,往往会使精英人群走向绝望。


读博的压力越来越大,抑郁的博士越来越常见

著名国际学术期刊《Nature》发布了 2017 最新的针对博士生的调研报告。在针对5千名博士生的调查问卷中显示,博士在读期间普遍具有较为严重的精神压力,45%的博士生曾因为焦虑或抑郁寻求过心理帮助。

德克萨斯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健康科学中心的神经学家 Teresa Evans 做了一份心理学研究,她分析了全球 26 个国家的 2,279 名学生发现,超过 40% 的学生有中度甚至重度抑郁。

如何调节?

一、走出实验室,鼓励论文之外的成果,像代码和研究方法;鼓励参与实验室外的活动;鼓励学生追求学术以外的职业发展方向。

二、寻找真正感兴趣的东西,生活不只有科研,尝试做一些改变,比起期刊与论文,窗外的风景与人更加美好。

三、学会咨询心理问题,学会适时寻求帮助的也是一个强者。


生活不易,没有人一帆风顺,希望刘春杨博士只是出去透气,你的家人还在家里等着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