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额年薪、解决配偶工作,高校得人才就得“天下”?

近日,贵阳理工学院宣布,2019年学校将引进100名博士研究生,每名博士最少可以获得50万元安家费,部分专业可达最少70万元。并且为解决引进人才的后顾之忧,贵州理工学院还出台了相关办法为博士配偶解决工作。

此外,为进一步激励引进人才积极参与科技工作,学校设立了科研启动费基金池。引进的高层次人才除可以得到基本科研启动费外,还可以通过项目获得基金池中的资金资助。


在高等教育界,得人才者得“天下”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作为核心战略资源,高端人才的争夺赛其实早已开始。高校在扩大规模的同时,也希望借助高层次人才的力量,提升层次。许多以往学术研究薄弱的高校,纷纷加入了学术人才争夺的行列。而且随着竞争的白热化,人才的市场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去年年初,华东师范大学高层次人才招聘公告里出现800万房补、100万年薪;南开大学则在诚聘英才的公告中承诺,税前65120万不等的年薪、60300万不等的安家费;理工科最高800万的科研启动费。高额年薪、解决配偶工作、子女入学等字眼,纷纷出现在高校人才招聘公告中。

而要问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高校喜欢“挖人,则是因为一些高校已有不少成功的案例。例如,清华大学法学院组建之初,曾在全国法学学科排名前三的院校大批引进人才,使得该校法学学科迅速崛起。而华东一所211工程院校,近年来也是大力“挖人”,经常有学校领导赴中西部工作。在“挖人”的作用下,该校的全国排名已经从100名开外升至前20名。


高校重引才更要重培养

学校要发展就需要优秀的人才,这肯定毋庸置疑,但优秀人才从哪来,无外乎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加强对本校原有人才队伍的建设;另一种则是从外面引进适合本校的优秀人才。

在人才队伍建设上,现在高校普遍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重引进、轻培养。也就是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人才引进上,但对本来的校内人才培养却不够重视,这也导致人才成长缺乏土壤。

更为严重的一个问题是,很多高校“唯头衔”引才。说是在引才,其实就是在引进头衔。按照人才获得的头衔明码标价,似乎在高校眼中,“杰出人才”就是拥有各种头衔、身份的“人才”,甚至不惜花重金去挖墙脚。


其实,国家设立科研资助项目和人才计划的初衷是给入选者经费支持,以便让他们有更好的研究环境、取得一流的研究成果,而现在却更多地被看做一种身份的象征。归根到底,目前存在的人才“身份化”“唯头衔论”,根源还在于对教育和学术的行政评价。

我国高校要建设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去行政化与功利化势在必行。不再以头衔、身份论人才;不制造学术等级和特权,为所有人提供公正、平等的竞争环境。这样引进的人才才真正符合高校的实际发展需要,才能真正支撑起学术、科研的未来发展。

(部分来源:济南日报)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