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学术资讯

    学术不端行为这么多,为何梁莹事件成了典型?

    日前,引发巨大舆论关注的南大教授梁莹涉嫌学术抄袭一案终于有了处理结果。

    南大对梁莹的处分共有7条,包括: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行政记过处分、取消梁莹研究生导师资格、调离教学科研岗位、终止“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聘任合同、报请上级有关部门撤销其相关人才计划称号以及教师资格。


    对比近年来其他学术不端行为的处置,此次南大对梁莹的处理,可以说很严厉了,这也体现了南大对此类行为“零容忍”的态度。但是很显然,对于国内高校和科研机构里的学术造假现象的追问,不能因为个案的终止而终止。

    学术不端行为这么多,为何梁莹事件成了典型?

    从现有的报道来看,梁莹就是目前国内学术圈游戏规则下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借用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吴晓刚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这个真是中国现有的科研评价体制下的一朵奇葩”。

    她很精明地把握了在学术圈出人头地的秘诀,并为此付诸行动。只要有论文产出,只要这些论文发到一定级别的刊物上,就代表着学术能力,就算是科研成果。有利的事情,挤破了头大干快上;而像教学这种对晋升帮助不大的事情,她则是百般糊弄,毫不掩饰对教学对学生的鄙视。


    也不是没人举报过梁莹。南大社会学院有6位教授曾向学校领导反映过、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学生也曾联名举报过,但如果不是此次媒体曝光,梁莹还像是学术圈锦鲤一样活得滋润。

    这才是最值得反思的,在梁莹的风光之路上,可以看见太多学术圈乃至科研体制的弊病。查出梁莹的问题决不姑息容易,难的是反思纵容她的制度环境。撼动不了重论文、重指标等游戏规则,就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梁莹。


    对于学术不端问题的处理,当务之急是建立统一的标准

    可以发现,近年被爆出的学术不端行为,处罚力度都各不相同。对于严重违反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的事件,当事人本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但相关机构却往往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能不惩罚就不惩罚,能不开除就不开除,能行政制裁决不刑事制裁。

    “通报批评、撤销职务、追回经费”成为处罚科研不端行为的标准“三板斧”,连开除都很少见。

    例如,同样是学术造假、骗取巨额研究经费的行为,韩国黄禹锡案中的当事人不仅受到了行政处罚,而且受到了刑事制裁。而我国“汉芯”造假案件的当事人仅仅受到了撤销行政职务、撤销相关荣誉、追回相应拨款和经费等处罚,并未承担任何刑事责任。这种极其低廉的违法成本,导致法律的威慑力不足。


    对于学术不端的处理结果,就应当与该行为造成了多大损害、取得了多少利益处以相同力度的处罚。例如:靠学术不端完成的论文取得学位的,撤销其学位;靠学术不端完成的科研成果取得职务聘任、职称晋升和教师资格、导师资格的,免去其相应的职务、职称和教师资格、导师资格等。

    除此之外,鉴于学术不端行为对整个社会造成的危害,还要对行为人进行行政、甚至刑事处罚。

    事实上,近年来,教育部、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科研管理机构也出台了一些规范教学科研人员学术研究行为的部门规章;承担部分行政管理职责的高校、研究机构也陆续出台了一些查处学术不端行为的规章制度。

    依据这些规章和制度,科研不端行为的行为人可能承担诸如警告、通报批评、记过、降职、解聘、辞退、开除等行政责任。

    治理学术不端行为仍是一项长期且系统的工程,但相信随着整治学术不端行为的制度越来越完善,也必将对投机取巧、弄虚作假之人形成震慑。

     (综合来源:上观新闻、央视新闻、新华社)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