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学术资讯

    没有好的职称、好的学历是不是就做不好科研了?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论文、职称、学历、获奖这四大“金刚”通常被认为是学术界的“硬通货”;可以说,自打我国有了科研评价的那一天起,“四唯”就占据了一席之地。

    “四唯”这个概念,是从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学习苏联的科研评价经验开始的。以行政评议为主,并且评价结果表现为行政级别,科研人员级别越高,享受国家的投入和待遇也越高。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又开始学习西方的经验,形成了以SCI论文数、影响因子、专利数、项目和经费数量等为主要指标的科研评价体系。


    这个体系在施行初期,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在那个各方面因素没有那么复杂的年代,这能够大大提升科研人员努力钻研学术的积极性。

    但久而久之,这个评价体系开始走向了一个“怪圈”:过分、过度追求论文、职称、学历、奖项,导致“帽子”“牌子”满天飞,论文抄袭造假成风。

    本应该是科研的黄金年龄,很多人却忙着写材料、准备答辩。大家都会想去做一些时间短,见效快的选题,因为这能尽快发文章、出成果,然后又可以拿这个文章去申请更多的项目。

    但这么做的后果是,那些真正涉及到国家发展需要解决的科学问题,就少有人去做了。在这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如果不能找准目标,潜心静气深入下去,是根本不可能产生真正的创新成果的。


    有人会问,没有好的职称、好的学历就做不好科研了吗?

    答案显然不是,例如:日本科学家田中耕一是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他在企业一干就是20年,是诺贝尔奖历史上第一位没有博士头衔的获奖者,并且获奖前也几乎没有什么得奖经历,更没有什么被广为引用和传播的论文。

    有网友感叹:“如果工作在“四唯”的大环境下,这样的“四无”学者怕是早就“下岗”了。

    原清华大学副校长、现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也曾公开表达过对于我国科研环境的担忧,,他说:“原以为中国的论文数会在2020年超过美国,没想到提前完成了,对此他很担心”。

    在他看来,论文多,不足以说明科技实力,论文数量超过美国,并不能说科技实力就超过美国。问题的关键在于应该进一步改进科学评价体系,这需要全社会达成一种共识。


    正因如此,在最近的西湖大学全球人才招聘面试上,施一公表示,在考核人才的时候,论文并不是主要的指标;无论是学术论文的数量和引用率,还是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都不会成为西湖大学学术评价的主要指标。

    在西湖大学,对科学家的学术评价主要看其研究是否剑指相关领域的最前沿以及实质性进展,以及是否对人类社会发展有科学重大发现,是否能够用成果转化来推动社会进步。


    清理“四唯”,各方在行动

    显然国家也意识到,学术 “四唯”已经造成了在人才评价上的极端、僵硬,造成了科研机构、高校用人引人方面的片面化,产生了诸如高校“抢帽子大战”等问题。

    所以,继10月教育部、科技部等五部门决定开展清理“四唯”行动之后,本月又“四唯”的基础上新增了对“唯帽子”的治理。

    实,从2006年以来,国家便出台过各种各样文件,希望能够扭转这种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个局面一直也没有彻底扭转过来。

    科技评价体制改革是一场持久战,而不是集中火力就能短时间内打赢的阵地战。打破“四唯”怪圈,完善人才评价体系还任重道远。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