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学术资讯

    都说我国新药研发难,问题出在哪?

    难以想象,一个身患不治之症克罗恩病的患者,25年来能够承受身体上巨大的痛苦,每天坚持在实验室里做科研,并且成功研发出可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的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

    这名患者叫王逸平,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现代中药丹参多酚酸盐的主要发明人之一2018年4月11日,年仅55岁的王逸平,倒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将生命燃烧在了中国新药研发的艰难征程中。

    如今,该药已在全国5000多家医院临床应用,超过1500万患者受益,累计销售额突破200亿元。


    图源网络丨王逸平办公室

    与一般科学家相比,药学家一生能够研发出一个新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做药和写论文不同,在顶尖学术期刊发不了的文章,还可以找影响因子更低的期刊,但一个新药耗费数年做不出来就什么也没有了。

    看过《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都应该知道,研发新药的道路是及其艰难的,从寻找新的备选化合物,到层层试验审批,往往要花去十几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和大量的金钱,药物研发过程中任何一个阶段出现问题,都会使药物的研发成本不断升高。


    图源网络丨王逸平(中)

    与国际水平相比,我国新药研发水平差距较大

    一个国家的新药研发能力通常被认为是科研能力和制造能力的核心表现之一,因为它一方面关乎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另一方面也是保障国家药物卫生健康安全的关键。

    正因如此,形成自主、核心、可控的新药研发体系一直以来都是我国数代生物医药人的不懈追求。

    遗憾的是,新药研发一直是我们的短板所在。因为基础差,早年投入不足、人才不足等问题,我们与国际水平差距较大,在某些特定的药物领域甚至可以说是落后着几十年水平。


    我国新药研发难,问题出在哪?

    首先,基础研究太薄弱。在新药的发现阶段,科研院所或药企研发部门最先需要找到与疾病最相关的靶标、生物标记物及它们和药物的关系。药物靶标的寻找是原始创新的最关键,也是最难的部分。

    国外许多大型药企大多是从科研院所的最新研究成果中寻找新的靶点,并在这个基础上进行验证、筛选、确定靶点的工作。而我国目前的现实情况是,不管是院所的创新能力,还是药企的研发能力都远远达不到理想状态。


    其次,积累不够。一直以来,我国在新药研制的投入和科研水平上都与西方国家差距较大。这就造成了我国长期以模仿、跟随为主,跟在别人的靶点后面做跟随性研究的情况。

    尽管现在随着中国科技研发能力的不断提升,国家政策不断倾斜支持,越来越多中国本土制药企业重视自主创新,但大多数仍然是以化学仿制药为主。

    科研道路任重而道远,选择了新药研究,就是选择了与科学长跑。在我国新药研发事业上,一个王逸平倒下了,我相信还会有千千万万个“王逸平”站起来!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