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篇《science》,最年轻的中科院院士再发顶刊!

发布时间:2021-08-30

8月6日,《science》官网更新了最新一期的文章,是由中国科学院院士卢柯院士团队和李秀艳研究员作为共同通讯作者发表的题为“Suppressing atomic diffusion with the Schwarz crystal structure in supersaturated Al–Mg alloys”的文章。


据悉,这是卢柯院士的第13篇《Science》,也是李秀艳研究员和卢柯院士为共同通讯作者,发表的第3篇《Science》。就在去年的11月6日,两人作为通讯作者在《science》上就发表了一篇“Constrained minimal-interface structures in polycrystalline copper with extremely fine grains”的文章。


有实力的科研人员发顶级期刊就是这么速度。

这篇文章通讯作者之一的卢柯院士,出生在甘肃华池一个偏远的山区,直到读高中时,他才从贫困的山区里走出来。虽然他的父母都是老师,对他的管教也非常严格,但并没有束缚他聪明而又不拘一格的天性。




卢柯院士从小就是一名学霸,他16岁参加高考,他以高过录取分数线60分的成绩考入了华东工程学院(现南京理工大学)机械系,攻读的是金属材料与热处理专业。进入大学之前,他对这个专业一无所知,只知道是一个工科专业,名字听上去也很喜欢。但进入大学之后才发现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引以为傲的高考成绩也让他大失所望。原来在系里100多名同学中,他高考分数超甘肃录取线60多分,但全系120多人,他入学成绩倒数第二,高考英语也只有30多分。这让卢柯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要想不落后,只有靠自己奋力追赶了。


那就从头学起,他玩命学英语,把专业最经典的英文原版教材——《位错引论》,花了一年时间翻译成中文看。


卢柯院士把全部的心思集中在学习上,四年之后他不仅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还考上了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研究生,攻读的还是相同的专业,他觉得这个领域里还有许多未知的世界。


1988年硕士毕业后,获得了到国外去留学深造的机会。在别人眼里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卢柯并不这么想,他觉得越简陋的环境,越能激发人的创新和斗志。科学的研究更取决于人的能力。最终,卢柯还是选择继续留在金属所里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卢柯院士获得了博士学位,他继续留在所里任研究员。


卢柯院士卢柯的人生就像安了加速器,每一步都走得比同龄人更快更受瞩目:

30岁成为博士生导师;

32岁担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38岁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03年),是中国当选最年轻的科学院院士;

40岁当选德国科学院院士;

41岁成为美国《科学》杂志的首位中国评审编辑;

48岁成为“万人计划”的首批杰出人才6位人选之一;

2018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发表13篇Science、1篇Nature


卢柯院士一直深耕于非晶态金属的晶化动力学及其微观机制,专注于金属表面纳米化技术,并取得了一系列颠覆性的成果:2000年,卢柯院士带领团队发现纳米金属铜的一项“神奇”性能:在室温下,纳米金属铜具有超塑延展性而没有加工硬化效应。这一发现帮助卢柯院士在金属材料的世界权威领域打开了一扇窗,研究成果发表在顶级期刊《Science》上。随后,2003年和2004年,《Science》两次刊登卢柯院士课题组的最新研究成果:利用表面纳米化技术将铁表层的晶粒细化到纳米尺度,以及发现纳米孪晶。


此后,卢柯院士课题组在纳米金属稳定性领域的高质量成果频出:2011年发现梯度纳米金属铜兼具高的强度和优异的拉伸塑性,揭示了纳米金属的本征塑性和变形机制;2017年发现了纳米晶强化新机制;2018年发现纳米晶热稳定性的反常晶粒尺寸效应;2020年,首次发现具有10nm极细晶粒的多晶铜的最小界面结构,即另一种亚稳态--Schwarz晶体。这些颠覆性的成果无一例外都登上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Science》期刊上。


评审人称赞他“再次用极为漂亮的实验结果演示,通过在纳米尺度上的结构设计可以从本质上优化材料的性能和功用”。此后21年,卢柯及其合著作者发表13篇Science、1篇Nature!






做科研就是把自己“捂”进去


熟悉卢柯院士的人都知道,他除了锻炼身体没别的爱好,一心扑在工作上:几乎每个晚上都有工作,每周只休息半天,离开金属所不是回家就是去机场——参加国内外各种学术交流和会议,其他地方几乎不去。他把自己定位成职业科学家,“不做科研,还能做什么?”


他效率非常高,几乎是用半天的时间就能把一天的活儿干完。他一直在加速理解什么是科研,加速实践自己的科研想法。他的理由是:“越早经历,越早能修正自己的错误,死之前做有价值事情的时间就越多。”


为什么能这么快呢?卢柯认为客观上是自己运气好,主观上方法和努力很重要。学习有学习的方法,做科研有做科研的方法。跌跟头爬起来也有爬起来的方法。他的方法是“讲求效率,缺什么就学什么,不被动等待。”


卢柯院士的课题组团队合影


2016年5月19日,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玉泉路校区的科学前沿进展讲座上,他把自己的求学体会转送给在场的300多名国科大本科生:“去找兴趣,越早找到越好。国科大的科学前沿讲座涉及各个领域,是找兴趣的好机会。”


“这一轮精品讲座扫下来,你对什么感兴趣,你到底喜欢什么,应该会有点思路。至少你能了解到老师们的兴趣。有时候,改变你兴趣的,不是一个学科,而是一个人。你跟了一个导师,这辈子就可能‘捂’进去这个领域了,能‘捂’进去是好事儿。”


比起花费大量时间在实验上,卢柯更看重思考的力量,如今他也把这种观念传递给自己的学生,并反复强调要培养学生做研究的兴趣,对于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反而看得很淡。

洞察学术,追踪动态,欢迎关注AEIC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