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学术资讯

    要求高,压力大,这个群体与全国人均寿命相比相差10岁

    2018114日,曾参与过神舟、嫦娥、天宫、悟空等航空航天工程的重要设计,我国粒子天体物理和空间探测领域杰出专家,王焕玉同志,在合肥做学术报告的过程中,突发大面积心梗,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他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对不起,项目取得的成果没有讲完”,说完便扶着桌子再也没有站起来。

    跟所有默默无闻的科学家一样,他的名字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都太过于陌生。直到网上发出了他逝世的讣告,直到百科上他的名字和照片失去了颜色,我们才第一次听说了他的名字,也才第一次知晓了他的贡献


    这张照片是网络流传的王焕玉教授11月4日在报告会现场的照片

    近年来,以科研人员为代表的高知群体,已经成为我国亚健康、过劳死甚至自杀的高危群体。他们的身心健康状况开始逐渐受到公众关注。

    一方面,他们在学术方面极为出色,努力翻越和攀登着前人无法企及的高峰;另一方面,却有很多人内心十分压抑并且焦虑,社会环境所带来的现实问题让他们的压力成几何式增长,而且无法得到缓解。

    “静不下心来”是中国以科研人员为代表的高知人群普遍的生活与工作状态。


    科研事业是神圣且严肃的,许多科研人员责任心强,对自己的要求极高,追求完美到近乎偏执。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科研人员长年累月把精力耗费在非科研核心的其他工作中,与科研的初心渐行渐远。

    别看很多科学家每天忙于项目申请、验收、参加各种评审会,貌似无限风光。但实际上,他们自己的内心也是非常焦虑的,甚至会感到心虚发慌,因为没有时间去跟进最新的研究成果,也没有时间静下心去钻研学术,脑子里的东西早就被榨空了。

    随着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大多数人开始无法平衡心态,生怕跟不上社会的节奏而被淘汰出局。繁重的经济压力和复杂的人际关系这些与科研相辅相生的东西,很多时候已经成为压垮科研工作者身心健康的最后一根稻草。


    难以接受但十分现实且必须直面的过劳状态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和全国人口平均寿命相比相差十岁,并且有逐年降低的趋势。

    更有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超60万人。高知群体成为“过劳死”潜在危险的重灾区。

    稍感欣慰的是,越来越多人已经意识到:做科研最基本的保障就是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

    中国心理学会曾于2016年提出建议,对科研人员应定期进行体检;一些单位和机构也会为工作人员给出健康建议:呼吁大家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

    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有保持健康的体魄和灵魂,才能持续产出高质量科研成果。

    无论身处哪个行业,都请以健康为重!

    AEIC学术交流资讯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资讯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