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数高校的野蛮管理制度:封寝、禁外卖、被观众,你中了哪几条?

近日,位于黑龙江的一所高校“封寝”事件在各大新闻网站频繁露脸,如今的天气即将步入立冬,黑龙江齐齐哈尔近日最低气温更是逼近0℃,早上7:40~9:40该校便实行“封寝制度”,以至于一些无课的学生叫苦不迭,直呼:有寝难回,我上的是个监狱大学么?

齐齐哈尔工程学院校园风光

其实,近年此种极不周到也不人性化的案例不止一个

大学宿舍检查垃圾桶不能有垃圾,被指荒诞

“门窗不能有灰尘,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2015年,惠州一所高校开展了宿舍专项整治活动,这是该校的寝室新规,也是不少高校的老规。规定要求各系成立检查小组,进入宿舍楼对宿舍卫生、纪律、安全情况进行逐一检查,并建议将检查结果作为文明宿舍评比、学生评先评优等奖励的重要参考。各系成立检查小组,进入宿舍检查内务,不合格者通报批评。

针对该校102名学生发起的问卷调查显示,对于上述举措,55%的受访学生持反对意见,30%表示无所谓,持支持意见的仅占15%。多数人认为大学生不应该如此被“圈养”。

‍“被观众”前的“被”字何时能去掉?

在许多高校大学生看来,“被观众”一事似乎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一些学生反映,学校、学院部分活动和讲座甚至规定,若不去“被观众”,将会遭遇如扣学分一类的处罚。广外大学城校区大三学生小谭就曾抱怨自己“被观众”了一回,不去的话,要给出合理理由来请假,“不能因为成员的缺席而破坏社团积极上进的形象”。尽管不情愿,也要坐在观众席上,为学校活动的“旺场”尽一分力。许多高校活动、讲座慢慢变成了表面工程、形式主义。

又见禁外卖,高校除了“禁”还会做点啥

2017年,广西外国语学院发布通知自11月其禁止学生叫外卖,并美其名曰安全、环保,通知一发布,立刻引发热议。该年3月,金陵科技学院、中国传媒学院南广学院也都出台了禁止外卖进校园的规定,无法否认,高校“禁外卖”,初衷可能是好的,然而,一禁了之却并不是明智之举,“互联网+”背景下,高校管理不应停留在行政化管控的旧思维上,而应多一些开放思维,才能获得良好成效。高校禁外卖,一是对学生私人空间和权利的侵犯,二则外卖满足了学生的多元化需求,有其存在空间,指望“禁止”更像是因噎废食,并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封寝室治旷课”一刀切,只治标不治本

校方封寝,无非了是为了治理旷课严重现象,表面来看理由充分,但这种做法未免太不人性化。垃圾桶不能有垃圾,寝室不能住人,所有事物都失去了它本身的属性和价值,许多没课的学生只能一大早冒着寒冷跑去图书馆、网吧或食堂补觉。另外,对于不想上课的学生或许也不会去上,没有地方可去,也可以选择去网吧等地方,治标不治本。防翘课不能“一刀切”,用野蛮的管制思维,管理小学生的方法管理大学生,如何能成?

与其软硬兼施给学生规定动作,还不如花心思想想如何解决,多从学生立场入手解决问题,疏堵结合才是正理。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