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受聘清华大学兼职教授——原来她与清华还有这段未了之缘

10月30日,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向傅莹大使颁发了聘书,傅莹大使正式成为清华大学兼职教授、国际关系研究院名誉院长。

对此,傅莹表示自己青年时代曾与清华大学“擦肩错过”:当年报考大学时,她的第一志愿是清华大学的力学系,但由于当时力学系招生条件仅限北京户口学生,便无缘清华。如今来到清华任职,也算是弥补了她当年的“遗憾”

履历光鲜,掌握三国外语

傅莹,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大使,是中国第一位少数民族女大使、驻大国女大使,也是全国人大设立发言人以来的第一位女发言人。

父亲师从蒙古族著名哲学家艾思奇,在父亲的教导与良好的家庭氛围熏陶下,傅莹极其热爱读书,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毕业之后,前往英国肯特大学国际关系继续进修硕士研究生。专业主修英语,第二外语是法语,可是傅莹似乎还嫌不够,为了适应工作的需要,她又学习了罗马尼亚语。

外交战斗力爆表,圈粉无数

近年来,以善于沟通著称的傅莹几乎没有从公众的视线里离开过。这和她担任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至第五次会议发言人的工作有关,也因为她在一些公开场合的演讲和在报纸、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时常能成为传播热点

2016年的慕安会上,傅莹被问了一个很刁钻的问题,“中国是否对朝鲜失去了控制?” 可是傅莹却面带微笑,用一种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事的语气回答,“啥?这种话很西方。

并不需要咄咄逼人,也没有充满戾气,傅莹用优雅谦逊的态度,不卑不亢地面对着他国的刁难。另外,去年2月第53届慕安会上,面对对中国军费指手画脚的“刁难”,傅莹的回答也是相当机智。

在一次分论坛讨论上,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奇普曼对中国军费问题提出疑问。他称亚洲国家军事发展快,军费庞大,2012年超过欧洲,2016年达到后者的1.3倍。其中,中国军费最高,是日韩总和的1.8倍,是其他南海沿岸国总和的3.7倍,位居亚洲首位……

面对带刺的问题,傅莹不疾不徐地答道:奇普曼所长的发言让我想到,当你们在研究亚洲的时候,你们似乎是在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北约要求成员国将军费提高到GDP的2%,却对中国1.5%的水平指指戳戳,这种双重标准,让人大跌眼镜。

“在当今社会,我们越来越全球化,所以我也希望评判的标准能够更加地统一。我们或许能够以同一种角度看待彼此,我们彼此并不是敌人。”温柔的语气,犀利的言辞瞬间秒杀众人!

国际传播者傅莹:中国需要自己的声音

《看世界》,傅莹的第二本书,集结了她数年公开发表演讲、文章和国际场合对话实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傅莹曾表示:“我把自己定位为一名“国际传播者”。傅莹之所以经常写文章,发表观点,是因为她觉得:在国际上,我们国家特别需要再多一些自己的声音,为了能使文章让国际读者都能看懂,她通常都是用中文写一遍,然后翻译成英文,尽量使文章表述符合外文习惯。同时备好中文版,在不影响英文发行方版权的情况下提供给国内媒体。

2008年,傅莹还写了一篇《如果西方能够倾听中国》,引起反响。外交经验丰富的她,深知中国融入世界不是凭着一颗诚心就可以的,挡在中国与世界之间的这堵墙太厚重了。

如今,傅莹赴任清华园,迎来了她人生中又一个重要岗位,用她卓越的外交才能与深厚的外交阅历,进一步拓展广大清华学子的视野,祝福!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