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这个时代的研究者很幸福

这个时代的研究者很幸福,在征服“高山”的过程中,能够仰赖的技术手段突飞猛进。“近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终身教授颜宁在参加2018世界生命科学学大会时如此表示。

科学是人类在长期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历史过程中所积累起来的认识世界事物的知识体系。而技术则是指人类根据生产实践经验和应用科学原理而发展成的各种工艺操作方法和技能以及物化的各种生产手段和物质装备,两者相辅相成。

科学提供知识,技术提供应用这些知识的手段和方法,在采访中,颜宁指出:技术的发展,以及结构生物学家的工作,为制药行业开辟了一个绿色通道。“如果靠之前的方法(X射线晶体衍射方法)可能要等个二三十年才能做出这些研究,而现在有了冷冻电镜的方法,解析蛋白质结构不再是难点,而且可以轻而易举地达到很高的分辨率,清楚地看到钠通道和毒素(如蜘蛛毒、河豚毒)的相互作用。”

科学研究与技术发展,从来都不是相互独立的关系

17世纪末,蒸汽机问世,随着人们对蒸汽机技术不断地改良与进步的过程,推动了人们对其本职原理的探索,因而最终才有了热力学三大定律,热力学的发展几乎要完全归功于蒸汽机。

半个多世纪以前,DNA双螺旋结构被发现。有意思的是,从发现的背景和过程来看,分子生物学这一学科不是由传统的生物学者建立的,而是有一群物理学家(晶体学家)缔造的,DNA结构的发现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生物分子的X光晶体学分析,而这种分析是羊毛纺织业为了改良织物品质而发展的一项技术。

16世纪晚期,显微镜在一位荷兰人手下诞生,标志人类进入原子时代;而后,微生物学之父安东尼·范·列文虎克发明的研究成功了,并且将其真正开始用于科学研究实验,建立了微生物学,显微镜在医学上的广泛运用,使得人们得以深入观察物体的微细结构,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种极为重要的科学仪器,广泛地用于生物,化学,物理等各种科研活动,从而促进了近代组织学、微生物学、胚胎学和病理学的建立和发展,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科学与技术之间是一种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关系,技术发展为科学研究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手段。

当代,技术发展突飞猛进,科学研究的不再像以前一样因为技术问题“一筹莫展”,这个时代的科学家搭上了技术发展的快车,朝着更高的科研目标前进,“以前弄清蛋白质分子的结构就是终极目标,现在不是了,结构仅仅是一个开端,要做详尽、动态的解析,要把它的工作原理揭示清楚,科研的目标也就更高了。”颜宁说。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