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因癌去世的科学家:最年轻的仅35岁

近日,著名央视主持人李咏因癌去世令人不甚惋惜,据悉,李咏生前曾因巨大压力狂吃安眠药。癌症这个生命杀手再度引起人们重视。近年来科学家患癌的事件也是一桩接一桩,常年累月的工作压力与作息不稳定,加重了他们的身体负担,许多潜心研究,奋战一线的科研工作者正在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2017年最年长的院士候选人——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

2017年9月15日,国家天文台研究员,中国天眼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因肺癌突然恶化,抢救无效逝世,享年72岁,曾是去年最年长的院士候选人,在此之前,他已经为中国的天文学奋斗了22年。然而终选时间将近,他却没有等到评上院士的那一天。

在“天眼”设计之初,曾有人说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项目。但是,南仁东生生凭借着24载不计代价的拼搏,拿下了这个“奇迹”,甚至为此奋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有人说,是“天眼”成就了南仁东。但更多人说,南仁东重新定义了中国在世界天文学界的地位。

身体状况仿佛成了南仁东最不看重的事情。为了讨论项目细节,南仁东带着同事们工作到凌晨是常事,而方便面则成了他的日常饭食。常年在工地,南仁东因为劳累而面容沧桑、皮肤黝黑,他跟学生说:“我就像个农民。”“天眼”落成启用前,南仁东已罹患肺癌,并在手术中伤及声带。他患病后依然带病坚持工作,尽管身体不适合舟车劳顿,仍从北京飞赴贵州,亲眼见证了自己耗费22年心血的大科学工程落成。

35岁北师大化学教授何智病逝,入选“青年千人计划”刚一年:

2016年9月28日,北京师范大学化学学院教授、2015年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获得者何智,因腹壁转移腺癌疾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9月24日凌晨1点45分在北京逝世,终年35岁。

何智教授逝世的讣告

令人唏嘘的是,根据何智课题组的英文网站显示,2006年-2008年,因癌症去世的他曾陆续在加拿大安大略癌症研究所、奥贝泰克药物化学有限公司和NPS制药公司担任助理研究员一职,从事药物研究。博士后毕业引进回国,本应开始一段稳定的研究生活,学以致用,但却不幸患病离世、年纪轻轻。平时何智还会督促学生锻炼身体,但不料自己最终因病逝世。

“两弹”元勋——邓稼先:受到核辐射伤害,身体不断出血:

邓稼先,这是一个名字鲜为人知、功绩举世瞩目的人。他是我国核武器研制工作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被人们称为“两弹”(原子弹、氢弹)元勋。1958年10月,邓稼先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邓稼先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整整10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全身大面积出血,止也止不住,已经到了无法治疗的地步。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

微笑的邓稼先嘴角还有未擦拭去的血迹

邓稼先长年累月的忘我工作,积劳成疾。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在北京逝世。在临终时刻,邓稼先叮嘱身边的人最后的一句话是:“不要让别人把我们拉太远。”

科研工作者的健康问题近来被人们越来越提及。有媒体报道,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公布的调查显示,科技工作者平均每日工作时长为8.6小时,最长工作时间每天16小时,其中,博士学历的科技工作者每日平均工作时间最长,为9.29小时,每周的运动时间不到5小时,明显少于其他学历群体的运动时间。科研很重要,但生命更重要,笔者希望各位奋斗在科研岗位上的学者一定要爱惜身体,健康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