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买卖卷土重来,疑似北大教师涉事其中,3万1篇核心

发布时间:2021-05-14

近日,一则论文代写合同曝光,网友爆料该合同疑似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讲师付睿琦花费3万元进行论文代写、代发,涉嫌学术不端。11日,北京大学回应称将启动调查。


论文买卖卷土重来1.jpg

合同书 受访者供图(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记者在中国知网上查阅到了合同中提及的论文,该论文发表在《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第9期,被下载次数达2657次,作者是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付睿琦。


论文买卖卷土重来2.jpg

北京大学官网上一份《2015年12月符合无房资格的教职工公示名单》显示,付睿琦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讲师,到校日期为2015年10月,但是,红星新闻记者没有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官网上检索到与“付睿琦”相关的信息。

11日,北京大学回应称将启动调查。

论文买卖卷土重来3.jpg


“论文代写”案例颇多,屡禁不止

每年6月毕业季、职称评审季,写论文、查重、答辩等都是学生和老师们的顶头大事。随之而来的巨大需求下,论文买卖产业暗流涌动。几乎每年都会有新闻报道此类事件:

 

  • 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熟蛋返生论文牵出论文买卖产业链,作者花费数百元即可在某些期刊上代笔完成,据记者深挖,一本期刊最少涉及25万元利益;

论文买卖卷土重来4.jpg

  • 人民日报发布微博指出毕业生学位论文查重乱象:一篇硕博学位论文查重服务费用大概在500元,最高的高达1800元;

 

  • 在高校厕所门内,随处可见论文代写代发小广告,没有一扇厕所门是幸免的;据《中国科学报》评估,如今代写论文的“产值”已超过10亿元。

 

论文代写后果轻则处分、重则退学,列入失信名单

事实上,我国针对论文代写陆陆续续颁布了多项法规:


  • 2015年12月,中国科协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发表学术论文“五不准”》,坚决抵制“第三方”代写、代投、修改等学术不端行为。

  •  2018年7月,教育部发布《关于严厉查处高等学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通知》,要求严厉查处高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

  • 2019年10月,科技部等20个部门联合发布《科研诚信案件调查处理规则(试行)》,首次对买卖代写论文列进科研失信行为。


处罚严厉,为何“论文代写依旧火爆”?

①核心需求在,仍是蓝海状态

只要有学生、老师群体在,就会有需求,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曾针对“论文代写”发起过一个调查,被调查的318名大学生,三成学生考虑过找人代写,七成大学生身边出现过代写论文。

毕业论文、学位论文、职称论文....各式各样的代写代发需求,催生一片蓝海。据调查,2011-2013年中国的论文代写行业收益就以增长率60%的速度高速发展。

②国内考核以论文为重,职称评审考核压力大

虽然国内职称评审考核体系在慢慢改变,力在破“唯论文“现象,但目前后劲远远不足,许多老师仍然被要求发一定数量的论文、多少影响因子才能升职加薪,因此时间紧压力大,只能寻找写手。


③学生“图省事”心理

现今社会浮躁风气盛行,很多硕博学生其实大部分是抱着“侥幸”心理踏入论文买卖行业,“别人都在找代写,我为什么不”、“省时省力,花点钱吧”等想法存在很多学生心中,在强大的需求因素下,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加入到寻找论文代写的大军,慢慢催生了这个行业中的写手和商家们。

从“唯论文”到“泛论文”,或许才是打开学术的正确姿势

“在科学上面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只有从“唯论文”到“泛论文”,从关注论文数量到关注论文质量,扭转不合理评价体系,建立正确科学思维,才能在根本上砍掉需求,遏制论文代写代发产业。

 

注:本文为AEIC学术交流中心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公众号版尾——新.jpg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