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平,我为你有这样的领导同情你!

张小平离职事件发酵至今,引发了各路网友的围观,原供职研究所网站流量耗尽无法打开。在这个事件中,领导对张小平的离职态度可谓是180°大转变,从一开始张小平要离职就离职,无所谓,“单位技术骨干还很多”的傲慢,到后来发现某些地方确实需要张小平,又夸大奉献精神挽留,甚至搬出“国家涉密人员必须2年脱密期”强制其回来。不仅让人觉得好笑,一个尖端领域的科技人员,握有该项工作集体智慧大成,居然闹到市井仲裁,还有保密的条件和需要嘛?

作为一个领导人,不仅不熟悉下属的工作内容及其作用,回应的态度更是一副“老大”做派,对人不尊重,不难想象为何张小平执意离开。而经过此事件,有些隐藏在角落处的“东西”被逐渐暴露在阳光下。


领导个人独断,小农思想根深蒂固

假设张小平事件是国企改革的普遍现象,那我们必须要认真反思国企改革。为什么国企改革把员工的待遇改低了,积极性改差,甚至出现员工普遍不安心工作。越改革,领导工资越高,员工工资越低,还要员工去无私奉献,自己却拿高工资。出现这类情况说明我们的改革设计者,决策者,领导者不了解国企情况,没有制度科学合理的改革方案,以致出现与预想相反的结果。

国企是人民的国企,改革更要一马当先。不得不说,如今僵化教条的人才机制仍是新一轮国企改革中的硬骨头与深水区。排坐坐分果果、论资排辈、平均主义……等阶级明显的“小农思想”层出不穷,此次“索要登月人才”事件引发的民意反弹,背后恐怕恰是这些弊病常年累积下的“醉翁之意”。

伴随着农业经济的发展,小农思想在中国人的思想体系中也是不断前进,演化。就是在现在的中国人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小农思想的影子。求神拜佛的人还是很多的,把家收拾得干净,在大街上却随地乱扔垃圾的等等。在当前中国城市化与工业化的进程中,中国人的小农思维很多是需要改一改的。

中国农民多,农民孩子多,农民孩子上学当领导,搞科研的人也多。在科研领域,用小农思想、农民思想管理科研是一种普遍现象。当今中国社会在体制,思想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来的科研思想,办法已经不复存在。小农思想,农民思想逐步在中国一些领域(包括科研工作)占了主导地位。如:科学家分课目、分项目单干,保守。这种现象不利于中国的科研事业,不利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制约着中国科研事业的发展。

论资排辈提拔干部,年轻人熬到花白头

为何越来越多科研人员选择离开航天研究所?该科研人员表示,待遇是一方面,主要是机关庞杂,效率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院长刘志让说,航天任务是系统工程,多年来航天单位都是团队作战,从研发到工程管理、从指挥行政系统到技术系统,体系非常完整。但弊端是影响办事效率,一个方案需要层层汇报。而民营企业则不一样,流程更为简洁,年轻人负责一个岗位,有什么主意马上就能实施,某种程度上更能发挥个人的创造力。而另一个重点就是个人只能熬资历,没有外面的公司有活力和前景。“工作经验靠时间积累的,要尊重前辈”这种言论时刻提醒着我们不管在哪个领域,先入行的总是比后来的要资历老些,也更容易被提拔和照顾。

长期以来,论资排辈在部分国人心中根深蒂固,有的地方提拔干部,论资历、看年限、排辈分,“累日以取贵,积久以致官”。有的干部虽然能力不出众,但资历老,为了不挡年轻人的“路”,他容易成为优先推荐对象;有的年轻干部虽能力出众,但资历浅,往往置于晋升的后续梯队。非常容易导致不去干实事而是刻意地熬资历的倾向,它阻碍了很多能力很强的年轻人上进的路径。一个有激情有想法的年轻人因为资历不够而不得到重要,又不得不在低微的岗位上所谓的“磨练”,不仅浪费了大好时光,也磨掉了激情和想法。可以猜测在日益繁琐无取的体制内麻木工作的张小平,此次跳槽绝不只是单纯为了钱。

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人才,但却很少能拍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专家。服务于一个社会,光有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勇气胆量,正直和诚实的领导才能,这恰恰是大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品性。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