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中小学教师教科研成果的署名?

 

 

一直以为中小学老师,只需要教书育人,搞科研,发论文只是科研究所的任务。但近日被爆出中小学教师也需要写结题报告、申报教科研成果,没有万把字的材料,是过不了关的,甚至七八万、十几万字的都有,足足要忙上一两个月。可这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第一作者不是署校长的名,就得署书记的名。具体干事的,往后排。

 

“上梁不正下梁歪”,广大一线教师们心中会如何想?校长不动笔却成“第一作者”,除了会削弱校长的科研意识和能力,不利于校长的专业发展之外,还会严重败坏教科研风气。

 

“学术挂名”是一种丑陋的学术潜规则,不付出精力却能分享成果,在本质上与剽窃并无区别。中小学教科研成果署名存在潜规则,反映了中小学校园科研学术之风不正,不仅影响教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更不利于教科研能力的培育和提升。

 

 

诚如《教科研成果署名的那些潜规则》一文作者所质疑的:没有具体研究,没有花费精力,因为有权,就可以署第一作者之名,就可以把人家的研究成果占为己有,这算不算剽窃呢?谁来治理这种现象呢?

 

之所以出现此类署名潜规则,恐怕还是与我国的中小学职称评审制度有关。据媒体报道,现在校长评高级职称也需要科研成果。如此一来,科研成果乱署名就有了行事动机和可行土壤。

 


 

然而,中小学并不是科研院所,主要承担的是教学任务,而不是科研任务。如果中小学领导只顾着升职称,过分强调搞科研,而偏废了教学,就是本末倒置。更何况,校长书记乱署名本来就是对他人知识成果的窃取,对原创者造成了伤害,也扭曲了教科研的价值。当务之急,一方面要规范学校领导对科研成果乱署名的行为,另一方面也要对现行职称制度的不合理性进行反思,让中小学回归“教学之地”,避免成为“不伦不类”的“科研”机构。

 

当然,关键在于让学术回归本位。我们应该看到,中小学与高校的教学重点与教学环境不尽相同,科研只是促进教学实践改进的手段之一,中小学教科研应有更鲜明的特色和成果。因此,中小学教师应端正心态,正确看待科研的作用,而不能只将其当作晋级评优的工具。此外,应建立多元、合理的学术评价体系,让教科研成果有真正的用武之地。


 

“论文的最终定稿被返回来了,唯一的改动是我老板的名字被一个红圈圈了起来,并附了一个指向作者名单前排的箭头。”

 

这个场景来自于一名印度在读博士的回忆。他最近提交了一份论文手稿供出版。这位研究者在匿名的情况下接受了《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采访,他表示在他全职工作的实验室里,实验室主任(PI) 仅仅对项目作出了微小的贡献,纠正了之前草稿中的一些语法和拼写错误,最后却将自己提升为主要作者。

 

科研成果滥用署名,并非罕见现象。而事实上,在大多数学校中,校领导更多的是从事组织管理工作,较少参与直接教学工作,因此在教科研成果中署名为第一作者自然有很大水分。其实,要想避免出现科研成果署名争端,不妨学习国外科研机构的经验,即根据清单,想要成为论文作者,就必须对研究工作的构思和设计,数据的收集、分析或解释数据做出重大贡献;起草或者修订了手稿;批准了最终的出版版本;并同意对工作的各个方面负责。让新规范明确地规定每个作者所做的贡献。”



AEIC微信公众号

AEIC学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邮箱: contact@keoaeic.org 制作单位:AEIC学术交流中心快递查询接口
Copyright©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