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先生再爆金句!首都医科大学临床教授无需再发论文,有人不赞同

发布时间:2021-03-05

前日,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发声:“首医已建立新体系,临床医学教授不用发论文”。消息一出,整个学术圈沸腾,截止3月4日上午11点,相关文章已有6.5w+的浏览量,超20条精选评论。

 饶毅先生再爆金句1.jpg

详情请点击:学术不端为何在中国的生物医学界出现较多?


对此政策,学术圈的看法如何?
细看文章下面的评论,大多都是清一色的支持,如:

“临床教授体系太棒了!”

“希望饶毅老师的这篇文章能够为中国生物医药科研诚信体系建设‘立规矩’、‘开思路’、‘启新篇’,”

“其他医学院校什么时候能推广?善于搞科研的潜心搞科研,善于和病人打交道的潜心搞临床,善于带教的潜心教学,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儿到极致不行吗?非得人人都是全才?”

 饶毅先生再爆金句2.jpg

当然也有存在质疑的声音:

“中国造假撤稿最多的就是在医院,难道不是为了升职,而是为了教授title吗?解决问题应该先解决升职的评价指标,现在一些地方已经让本市或本省各医院自行评选推举,看做了多少台手术和评价。此外应该让临床学生都实行双导师或者三导师同时指导,一名医院一名基础研究,这样在发文章上互相监督,也能共赢。”

 

“饶教授您好,我想了解这个首医临床教授的“好”的评价标准是什么?”

临床医生到底需不需要发论文?

在饶毅先生看来,除开目前中国生物医学界门槛低,利益大的学科性质和历史巧合之外,临床医生必须发论文的评价体系是造成中国成为世界论文工厂服务最大对象的原因之一。

 饶毅先生再爆金句3.jpg

有读者赞同:“现在的评价体系压根就不关心临床,那些追求临床技术理念精益求精的年轻医师在大医院里面会被死死压死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独立带组,而投机取巧的基础文章教授们几年就独立带组,虽然做手术看病稀烂。这是很多教学医院的残酷现状。”

 

在国内评价体系中,国内医生为了提高社会地位,成为被社会尊重的教授,必须迎合大部分学校发表很多科研论文的需求,完成单位下发的“发文任务”,才能在职业晋升道路上争夺到一席之地。


但临床医生的职业特殊性,无法像其他学科科研人员拥有足够的时间成本去支撑他们做实验、搞科研,基层医生平时接触的又多是常见病,没有机会写论文,加之考核压力大,生物医学界慢慢衍生出许多学术不端的事件,如:


饶毅先生再爆金句4.jpg 

2021年,《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European Review for Med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批量撤稿 199 篇(含重复37篇)中国学者的论文,撤稿原因为“论文作者涉嫌学术不端并且没有回复编辑部的质询”。涉及单位广泛,包括复旦、川大、安徽医科大、中大第一附属医院等知名院校。


2017年,《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撤稿 107 篇国人论文,编辑部确信这些论文在同行评审过程中有造假行为,这些论文涉及我国524名医生和在读医学生。

 

也有人表示,临床医生不发论文不行:

“互联网时代最主要的一个特征就是实现了知识共享。如果没有发论文的动力了,很多临床资料可能就永远成为一家的内部资料一直睡大觉了。中国是临床资料的大国,病例资源非常丰富,如果大家不交流,这些临床资料就束之高阁,很难对同行有启发作用。”


“临床医学教授不用发论文”新体系有何借鉴意义?

①    减轻医生考核压力,全身心投入医学发展,助力我国医学事业发展

发论文与考核不再绑定,相当于解开青年医生头上的“紧箍咒”,让青年医生有更充足的时间开展出门诊、做手术等临床本职工作,增强个人获得感和成就感,从而推进我国医学事业发展。

②    首医作为表率率先改革,有可能改变业内医学论文目前扭曲的评价体系,科学合理对待论文,制定以能力为导向的新评价体系。

 

改革之路漫漫,有变化总比一成不变要好。


更多学术动态,欢迎关注AEIC学术交流中心官方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版尾——新.jpg


热门推荐